橫琴金融投資集團有限公司

廣東布局20大戰略性產業,謀求邁向產業鏈中高端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挑戰、壓力、轉型、升級。

在疫情和外貿摩擦的雙重挑戰下,全國兩會召開前夕,廣東發布的一份意見,凸顯出這個經濟大省在壓力下轉型升級的強烈愿望。

5月20日,廣東省發布《關于培育發展戰略性支柱產業集群和戰略性新興產業集群的意見》(下稱“意見”),提出要瞄準新一代電子信息、綠色石化、智能家電、汽車產業等十大戰略性支柱產業集群和半導體與集成電路、高端裝備制造、智能機器人等十大戰略性新興產業集群,立足廣東實際,謀劃高起點、穩中求進培育發展戰略性支柱產業集群和戰略性新興產業集群。

廣東提出,十大戰略性支柱產業集群營業收入年均增速與全省經濟社會發展增速基本同步,成為廣東省經濟社會發展的基本盤和穩定器;十大戰略性新興產業集群營業收入年均增速10%以上,不斷開創新的經濟增長點。

中山大學嶺南學院經濟學教授林江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稱,廣東省政府此時推出這個意見,一是要確保存量產業得以優化配置,二是要確保增量產業得以以集聚的方式實現質的突破與提升。兩者相輔相成,對于廣東整體產業的轉型升級意義重大。

“培育產業集群,對于廣東意義深遠。改革開放40年,有35年廣東的經濟總量連續維持在全國第一的位置。廣東需要借助兩個產業集群,來繼續發揮廣東經濟的引領角色?!彼f。

廣東產業“再突破”

在疫情的影響下,今年一季度,廣東地區生產總值為22518.67億元,同比下降6.7%。其中,第一產業增加值為876.60億元,同比下降0.3%;第二產業增加值為7978.07億元,同比下降14.1%;第三產業增加值為13664.00億元,同比下降1.5%。

如果說疫情的影響是意外沖擊,那么中美貿易摩擦對廣東這一外貿和工業大省的影響,則很可能是長期的。這一影響不僅僅體現在進出口總量上,還體現在對供應鏈的沖擊上。

比如,《意見》提出,改革開放以來,廣東產業經濟發展先行一步,規模質量走在全國前列,市場消費規模巨大,區域創新綜合能力多年保持全國第一,形成了強大的產業整體競爭優勢,但也存在發展支撐點不多、新興產業支撐不足、關鍵核心技術受制于人、高端產品供給不夠、發展載體整體水平不高、穩產業鏈供應鏈壓力大等困難和問題。

怎么辦?廣東提出,產業集群是產業現代化發展的主要形態,是提升區域經濟競爭力的內在要求,也是現代產業體系建設的主要內容。

目前,廣東新一代電子信息、綠色石化、智能家電、汽車產業、先進材料、現代輕工紡織、軟件與信息服務、超高清視頻顯示、生物醫藥與健康、現代農業與食品等十大戰略性支柱產業集群2019年營業收入合計達15萬億元;半導體與集成電路、高端裝備制造、智能機器人、區塊鏈與量子信息、前沿新材料、新能源、激光與增材制造、數字創意、安全應急與環保、精密儀器設備等十大戰略性新興產業集群2019年營業收入合計達1.5萬億元。

2019年合計應收16.5萬億元的二十大產業,成為廣東產業“突圍”的方向。

廣東提出,到2025年,瞄準國際先進水平,落實“強核”“立柱”“強鏈”“優化布局”“品質”“培土”等六大工程,打好產業基礎高級化和產業鏈現代化攻堅戰,培育若干具有全球競爭力的產業集群,打造產業高質量發展典范。

林江指出,廣東經濟只有實現高質量發展,才能達到穩增長的目標。培育發展戰略性支柱產業群,是廣東穩增長的基礎,包括加工制造業向先進制造業轉型升級,也都非常依賴戰略性支柱產業群的形成和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集群則是著重于“新”,包括發展動力是新的,產業是新的,企業也是新的。無疑新興產業集群代表著科技創新引領著新的增長模式,也為廣東注入新的發展動力。

促進集群價值鏈整體躍升

那么,廣東要如何發展這些產業?

廣東提出了市場主導,政府引導;創新引領,重點突破;質量為先,綠色發展;目標導向,分類施策;開放合作,協同推進等基本原則。

比如,要大力推動品質革命,以質量品牌提檔升級帶動產業集群提質增效,促進集群價值鏈整體躍升。樹立綠色發展理念,加強綠色技術、工藝推廣應用,構建綠色產業體系。同時,充分發揮雙區驅動、雙核聯動優勢,著力推進“一核一帶一區”產業協同,加強“一帶一路”建設,推動產業集群深度參與全球分工,提升國際分工地位。

林江指出,在全球經濟有可能出現逆全球化的背景下,原先的價值鏈和供應鏈將受到不同程度的沖擊,廣東有能力在對外開放的新格局下,在重構全球價值鏈和供應鏈過程中作出有益的嘗試。廣東現代產業體系的建立以及與全球價值鏈高端的連接,離不開廣東價值鏈和供應鏈的重塑。

“在發展過程中,廣東需要密切與國際相關產業領域的合作,在開放條件下最大限度地吸收國際上的科技和應用成果,從而確保廣東的現代產業體系的建立始終是與全球價值鏈的最高端緊密聯系的?!彼硎?。

同時,廣東期望推動產業鏈、創新鏈、人才鏈、資金鏈、政策鏈相互貫通。

林江表示,產業鏈的基礎框架需要最先確立,圍繞產業鏈之中的重點鏈條,特別是鏈條中的薄弱環節(例如半導體產業鏈條中的芯片),需要通過科技創新和制度創新得以突破,而兩個創新離不開人才和人才鏈的打造。

當人才集聚到廣東之后,就會帶來一批創新企業和項目的涌現,這些項目要做大做強,就離不開資金以及資金鏈條的引進。當資金也到位了,產業鏈也完備了,也不見得一定實現產業集群目標,這時就需要政府政策的強有力的扶持和引領。還不是一個單一政策,而是一個政策體系,因此就有政策鏈的出場。

林江表示,廣東的短板在于創新人才比較缺乏,區域發展不平衡,粵東西北地區需要盡快縮小與珠三角地區的差距,從而成為廣東兩個產業集群的最理想的市場需求的來源地。

暨南大學教授胡剛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廣東是人口大省,但是新興產業發展的人才還是比較缺乏的。因此,在從勞動密集型向先進制造業轉型升級的過程中,廣東需要抓住人才引進這個重點。

廣州深圳“帶頭”作用明顯

值得注意的是,這二十大產業的發展,廣東各個地區將承擔不同的責任,但是廣州和深圳將起到非常明顯的帶頭作用。

比如說,在現代輕工紡織產業集群上,要構建以廣州、深圳為核心的創新創意中心;在軟件與信息服務產業集群上,要強化廣州、深圳等中國軟件名城的產業集聚效應和輻射帶動作用;在智能機器人產業集群上,要支持廣州、深圳等地市開展機器人研發創新;在激光與增材制造產業集群上,要促進以廣州、深圳為核心的產業集聚區;在數字創意產業集群上,形成以廣州、深圳為核心引擎的發展格局。

那么,廣州和深圳,將在廣東發展戰略性支柱產業集群和戰略性新興產業集群上,發揮什么樣的作用?

林江指出,產業集群比較倚重現代服務業和相關產業的先行集聚,由于廣州和深圳是中心城市,現代服務業體系完整,先進制造業基礎也比非中心城市要牢固得多,因此廣深兩地也被人們寄予較高的期待。

“廣州和深圳的最重要的功能,一是科技資源的集聚,二是人才資源的集聚,三是通過政策資源把科技資源和人才資源充分對接,從而讓兩個產業集聚更加容易實現?!彼f。

而其他的城市,比如佛山和東莞,也被多次提及。其中,在智能家電產業集群、汽車產業集群、先進材料產業集群等12個產業集群中,均提及佛山。

林江指出,佛山和東莞的特色在于這兩個城市都是制造業城市,都有從加工制造業向先進制造業轉型升級的動力和基礎,兩個城市需要緊密與廣州和深圳實現融合發展,助推支柱產業和新興產業集群的崛起。

“廣東有一批很優秀的企業,能夠帶動整個廣東經濟轉型發展,其中,廣州和深圳的企業應該要成為龍頭。當然,這兩個地方的情況并不一致,比如廣州的科教人文較好,深圳的企業創新能力更強。此外,佛山和東莞有很強的加工生產能力,多個城市的發展要緊密結合起來?!焙鷦傉f。


捕鱼王者软件 上海快三怎么玩的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私募杨伟聪 天天红包赛怎么进入 淘宝理财平台 股票入门知识k线图 查股网官网 北京28开奖时间 江西多乐彩 黑龙江福彩22箱开奖结果